导航菜单

东晋反贼被封为战神,曾是平叛的大英雄,酒后骑马单挑,反被擒杀

ca888亚洲城国际

  对于活跃在两晋交际时期的军事将领苏峻来说,他的一生可谓是“时势造英雄”。不过事与愿违,苏峻拥有的杰出的军事才能,并没有让他功成名就,反而是让他从“昔日的屠龙少年”蜕变成“作孽的恶龙”,最后身败名裂,身首异处。

  苏峻,字子高,他是长广郡掖县(今山东莱州市)人氏,其父苏模,曾官拜安乐相。按照房玄龄、褚遂良编写的《晋书》所载,苏峻并非行伍出身,他少有才学,饱读诗书,成年后被推举孝廉,在老家长广郡担任主簿。

  没想到,时逢“永嘉之乱”,西晋王朝寿终正寝,中原大地陷入无休止的战乱之中。苏峻老家掖县百姓,为求在乱世中自保,便推举有声望的苏峻为首领。苏峻先后纠结了几千家流民,在掖县修建壁垒和防御工事,抵御前来进犯的各方武装。

  t018853c0623a36f3b6.jpg

  驰骋沙场的古代将军

  经过不断发展壮大,苏峻成为山东半岛地区最强大的地方实力派。而且苏峻深知百姓对西晋有着深厚的感情,于是他经常让部下宣扬王化。当时赤地千里,饿殍遍地,死于战乱和饥饿的百姓不计其数。苏峻出于人道主义,派人掩埋安葬无人认领的枯骨,这让苏峻获得了比较高的声望。很多逃往的百姓,纷纷投奔苏峻,其他地方实力派心悦诚服,公推苏峻为主帅。

  琅邪王司马睿衣冠南渡,率领依附他的士族在建康重组政权,史称东晋。当时还未称帝的司马睿,听闻苏峻的事迹,便遥授苏峻为安集将军。虽然安集将军属于杂号将军,官职不高,但苏峻这支流民武装,得到东晋朝廷的肯定,意义重大。

  当时跟后赵皇帝石勒互为表里,跟东晋关系暧昧,割据青州的军阀曹嶷(此人同时接受东晋、后赵给他的官职爵位)。此时想要借助自己跟苏峻同乡的身份,想拉拢苏峻为其所用,进而独霸山东半岛。曹嶷上表东晋朝廷,希望东晋能任命苏峻为掖县令,让苏峻隶属曹嶷麾下。但苏峻不想被曹嶷控制,便以生病无法就职为由拒绝。曹嶷担心苏峻不为己用,于是打算讨伐苏峻。

  t0164d609402f0ee5e4.jpg

  后赵明帝石勒

  苏峻担心曹嶷和后赵石勒联手,自己不是对手。于是率领数百家亲信,通过海路,向南方转移,并在广陵郡(现江苏扬州)登陆。东晋朝廷为了嘉奖苏峻千里投奔,便封他为鹰扬将军。正巧一个叫做周坚的将领在彭城反叛,苏峻率领部曲帮助官军助剿,他因此军功拜为淮陵内史,升任兰陵相。这次规模不大的平叛行动,使得苏峻得到晋元帝司马睿的赏识青睐。

  司马睿建立东晋,依赖王敦、王导兄弟,所以说当时琅琊王氏家族跟皇族司马家势均力敌,当时坊间百姓有言“王与马,共天下”。但大将军王敦,出镇江州,自收贡赋,独掌军队,统辖州郡,久有不臣之心。而晋元帝司马睿,重用刘隗、刁协,对抗王敦。

  t011dda788b3b088d21.jpg

  晋元帝司马睿

  322年,王敦领兵顺江而下,大军直指建康。苏峻接受皇帝诏书,让其领兵平叛,苏峻率领的边军在王敦围攻建康时,表现出色。苏峻所部在南塘击败王敦的军队,并跟随庾亮击灭王敦的同党沈充。苏峻也因此晋升为冠军将军、历阳内史,加散骑常侍,封邵陵郡公,食邑一千八百户。

  苏峻平定王敦、沈充之乱,有功于社稷,所以晋明帝司马绍对他期望很高。虽然苏峻并非士族门阀出身,但朝廷对其特别倚重,江北重地都托付给他。重兵在握的苏峻,日益骄横,藏匿亡命,招降纳叛,意图不轨,还经常因为给养得不到及时补充,辱骂朝廷。

  325年,晋明帝司马绍驾崩,4岁的太子司马衍即位,史称晋成帝。晋成帝的舅舅,外戚护军将军庾亮执政。此人一改王导以前的执政理念,严厉执法,大失人心。庾亮排除异己,打击宗室,南顿王司马宗因此被害,他的部下逃往苏峻处。庾亮认为苏峻将有不臣之心,于是在327年强行征召苏峻为大司农,让其到首都建康任职,实际上削夺兵权。

  t01292b108516da3f02.jpg

  古代将领

  苏峻联合祖约,以讨伐庾亮的名义,反叛朝廷,沿江南下,逼近建康。庾亮刚愎自用,兵败逃亡。苏峻攻入建康,纵兵抢掠后宫,欺凌百官,逼迫他们穿着朝服做苦役,并洗劫了朝廷的国库(史料称府库中有布二十万匹,金银五千斤,钱亿万,绢数万匹)。苏峻自封自己为骠骑将军、录尚书事,祖约为太尉、尚书令,朝政完全有苏峻一人做主。

  t0183101e0ae073a458.jpg

  陶侃画像,陶渊明是其曾孙

  328年,温峤和陶侃奉诏,讨伐叛逆。虽然讨伐军人数众多,但苏峻用兵狡诈,多次击破讨伐军,战局相持不下。陶侃避其锋芒,率领水军直取石头城。而温峤和赵胤、庾亮等人率领一万步兵,从白石南上,突袭苏峻的本部。苏峻亲率八千精兵前去迎敌,苏峻先命儿子苏硕和苏孝,率领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具装甲骑冲击赵胤所部。

  t019f2d8ed44cf791ed.jpg

  魏晋重装骑兵的对决

  苏峻所部久经战阵,而且是精锐的边军,赵胤率领临时拼凑的步兵,没有作战经验,更没有强烈的战斗意志,不是苏峻对手,被打得落荒而逃。在中军帐喝得醉眼惺忪的苏峻,听闻儿子们击败赵胤,便要上战场,并向拦阻他的部将们嚷道:“孝(苏孝)能破贼,我更不如邪!”

  t012f0f4779200d25ce.jpg

  冲击敌阵的重骑兵

  于是喝多的苏峻,抛弃自己的八千大军,仅率领几名亲信骑兵,向讨伐军发动冲击。但苏峻冲击的这支官军,不是溃兵,众人严阵以待。苏峻没有找到突入敌阵的机会,在返回白木陂的途中,苏峻遭遇陶侃的牙门将彭世、李千率领的一支军队。

  苏峻被人认出,众人向苏峻的骑兵小队投掷长矛。醉酒的苏峻躲闪不及,坠马后被众人擒杀,枭首示众,酒驾害人害己坑队友。苏峻的部将们,听闻噩耗,作鸟兽散,讨伐军一鼓作气,不久便平定苏峻之乱。

  令人不解的是,叛逆苏峻兵败被杀,民间百姓却为其修建祠堂,称其为“苏侯神”,东晋朝廷没有明令禁止。到了南朝刘宋时代,弑父的太子刘劭将苏侯神迎入宫中供奉。等到南朝刘宋明帝刘的统制时期,苏侯神仅次于蒋侯神,被封为骠骑大将军,立庙于鸡笼山,当战神一样崇拜。甚至宋明帝的兄弟,封爵始安王的刘休仁,还跟苏侯神结为兄弟,希望上阵时得到神明相助。

  参开资料:《晋书·卷一百·列传第七十》

达到当天最大量